环时锐评:震旦学生不是“告密者” 而是“吹哨人”|历史

原标题:环时锐评:震旦学生不是“告密者”,而是“吹哨人”

上海震旦职业学院东方电影学院一名宋姓教师在课堂上质疑南京大屠杀遇难人数,被学生录制视频上传到网络后,引起激烈讨论。校方经过调查核实,给予宋姓教师开除处分。

然而,事件并没有就此平息。有自媒体上传据称是宋姓教师的完整授课视频,并据此认为由于授课内容被故意剪辑,上传视频的学生是卑劣的“告密者”。随后,有人曝光了据称是“告密”学生的个人信息并煽动“人肉网暴”,还有消息称,该学生手机收到了大量谩骂攻击短信。

首先,不管是先前由学生上传的视频,还是后来被曝光的“完整版”视频,都没有干扰该事件的核心事实:宋姓教师在课堂这一公共空间发表质疑南京大屠杀遇难人数的言论,其举出的论据一是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人数有多个版本,30万这个数字是“解放后由中国历史学家选的”;二是南京国民政府没有根据身份证对遇难人数做统计。相对的,二战时期纳粹集中营中被屠杀的犹太人都有姓名记载。

相关专业机构人士严正澄清和批驳了宋姓教师的言论。其一,“30多万”这个数字来源于战后东京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和南京审判战犯法庭的判决,具有法律效力;其二,对全国人口开展户口清查、登记,并对适龄人口发放身份证件,这一工作直至南京国民政府倒台都没有真正开展过。至于犹太人大屠杀遇难者人数,是纳粹的统计及欧洲各国人口统计等综合估算的结果,但仍做不到每个死者都有名有姓。可见,宋姓教师对历史缺乏起码尊重和认知,其以教师身份传播荒谬主张,更是错上加错。

在德国,公开质疑纳粹大屠杀事实,严重者可入刑;在美国,也有老师为了向学生展示“言论自由”把美国国旗踩在脚下,被学生举报并经校董会全票通过开除的事例。显然,南京大屠杀遇难者人数不是一个单纯的学术问题。应当看到,企图以某些细枝末节、似是而非的所谓“事实”动摇对侵略暴行的历史判决,恰恰是日本右翼势力多年来“孜孜不倦”干的事。

至于上传视频的学生是否为卑劣的“告密者”,我们认为,在涉及捍卫历史真相和民族大义的问题上,使用“告密”一词纯属偷换概念。特别是,宋姓教师是在公开而非私人场合发表言论,学生也没有通过某个秘密渠道上报,他的行为更谈不上所谓“告密”,也不是诬告,而是公开的事实呈现。在这个意义上,这名学生不是令人不齿的“告密者”,而是反对历史虚无主义的“吹哨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Previous post 上海首次采用线上启动方式举办“跨年迎新购物季”|上海市
Next post 新加坡官员:期待与中国共同推动互惠互利合作|东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