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评论丨推动种植牙降价,要壮大公立医疗份额来积累“集采”议价权

一提起种牙,许多人第一反应是贵。此前,有人算了一笔账,平均一颗种植牙治疗费用在6000元~2万元不等,如果种全口牙,相当于在县城买套房。为满足群众对口腔健康的需求,最近浙江省宁波市医保局发布《关于进一步明确医保历年账户支付种植牙项目的方案(征求意见稿)》,计划调整口腔种植牙项目整体医保支付标准,令不少网友羡慕不已。此外,还有多地陆续开展口腔医用耗材历史采购数据填报。(工人日报)

关于种植牙进医保的呼吁,近年来屡被提及。而从实际情况看,类似的建议,只能说“条件尚未成熟”。之于此,其实很好理解。首先,从经济压力层面审视,种植牙动辄一颗数万,若是对其报销,很可能“击穿”医保基金,造成入不敷出的困境;再者,医保素来定位于“保基本”,旨在满足广大参保人基本的用药和治疗需求,而“种植牙”被归为美容项目自然不属于其列。

当然了,医保乃是以地市级统筹为主,在此大的规则框架下,我们也看到了一些地方率先做了一些尝试。比如说,宁波就出台政策,探索用医保个人账户支付种植牙项目。需要厘清的是,个人账户并非是“社会统筹基金”。由统筹基金支付才是“报销”,故而宁波的这一举措并不等同于“种植牙进医保”。至少才短期来看,“种植牙进医保”并不具备太多实现的条件和可操作性。

从本质上说,关于“种植牙进医保”的提议,根本指向,还是为了降低公众实际经济负担。当现阶段而言,与其纠结于“谁买单”,远不如尝试“降低账单”来得可行。就此,我们已有成功的尝试,医药集采广泛落地以来,已有很多原先的高价药、高价耗材价格断崖式下跌,类似操作是否适合“种植牙”呢?

我们知道,集采的逻辑是以量换价,由于“集中带量”故而买方有了议价权。但具体到种植牙领域,情况却有所不同。牙科诊疗市场化程度极高,民营诊所占据半壁江山还不止,其并不属于公立医疗系统,故而很难将之整合为统一的采购“联合体”。更现实的因素是,很多生产商和中间商对民营牙科诊所“各个击破”,彼此之间围绕天价种植牙形成了利益共同体。所有这些,都不利于集采的推动。

从根本上破题,仍是要加强公立医疗系统在种植牙领域的供给,以更大的市场份额、更大的采购量来换取议价权,继而以更大的议价权来集采推动降价,这是一个必然的、正向的循环。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Previous post 国家卫健委:内蒙古满洲里关联疫情已基本控制
Next post 海关总署:对奥密克戎流行国家或地区的人员等采取针对性措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