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里奇将成智利最年轻总统,他能改变该国的新自由主义模式吗

当地时间12月19日,在智利总统选举第二轮投票中,现年35岁的左翼政党联盟“赞成尊严

候选人加夫列尔·博里奇获得55.87%的选票,击败竞选对手、右翼政党联盟“基督教社会阵线

候选人何塞·安东尼奥·卡斯特。博里奇将于2022年3月11日正式就职,任期四年,他将成为智利历史上最年轻的总统。当地时间12月19日,智利首都圣地亚哥,加夫列尔·博里奇获得55.87%的选票。 人民视觉 图

当地时间12月19日,智利首都圣地亚哥,加夫列尔·博里奇获得55.87%的选票。 人民视觉 图

据央视新闻12月20日报道,在执政理念方面,博里奇主张改变新自由主义发展模式,提高社会福利,改革税制及养老金制度。智利新政府预计将推动一系列政治社会改革,包括重新制定已经实行了40年的宪法。

非传统左翼博里奇的获胜,也将让目前由中右翼总统皮涅拉执政的智利“向左转

。对于一直由“左右之争

主导的拉美政坛,中国社会科学院拉美研究所研究员徐世澄向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指出,拉美新冠疫情造成的经济困难“可能更有利于左翼在选举中获胜

,此轮拉美左翼势力的复苏“会持续2至3年

。第二轮投票“逆袭

据英国《卫报》12月20日报道,博里奇胜选后向支持者重申其竞选承诺,感谢了包括卡斯特在内的每一位候选人,并再次表示将在任内推动智利宪法改革。

博里奇曾是智利多场重要学生运动的领袖,在反政府抗议活动中崭露头角,于2013年当选国会众议院议员,并于2017年连任。博里奇的对手经常攻击他过于年轻,缺乏执政经验。卡斯特在选举活动中曾称,缺乏执政经验的博里奇会成为智利其他左翼政治力量领导人的傀儡,会葬送智利这一拉美最稳定、最发达的经济体。

在第一轮投票中,博里奇还落后于卡斯特2个百分点,但在第二轮投票中以超过11个百分点的优势获胜。据美联社12月20日报道,卡斯特选后不久即承认失败,通过电话祝贺对手“大获全胜

,随后前往博里奇的竞选总部会见博里奇。博里奇胜选后,即将卸任的智利总统皮涅拉也与他进行了视频通话,并保证在3个月的过渡期内对博里奇给予全力支持。

对此,徐世澄向澎湃新闻指出,智利的民主制度在拉美地区相对成熟,近年来也多次实现政权平稳轮替。“尽管选举中双方骂得很厉害,

但不至于因此引发严重的政治社会后果。加夫列尔·博里奇  视觉中国 图

加夫列尔·博里奇  视觉中国 图

选前政策主张“向中间转向

英国《金融时报》指出,自从1990年智利军政府“还政于民

以来,中间派基本一直是该国政治的主流,博里奇则是1990年以来智利首位出自政治主流之外的领导人。

新冠疫情导致拉美经济低迷,也加深了拉美的意识形态分歧。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12月19日报道称,进入此次总统选举第二轮投票的两位候选人卡斯特和博里奇,分别被视作是该国1974年至1990年的领导人皮诺切特以来最为右倾,以及上世纪70年代的总统阿连德以来最为左倾的总统候选人。美国《华盛顿邮报》在今年智利大选第一轮投票结束后就指出,智利的政治情况变化反映了拉美地区愈加极化。

不过美联社指出,在选前几天,两名总统候选人的政策主张都有“向中间转向

的趋势。博里奇的施政目标是引入欧洲式的社会民主主义,扩大经济和政治权利,打击长期存在的不平等。这些施政目标与古巴和委内瑞拉等拉美左翼国家实行的政策存在明显差异。徐世澄指出,博里奇在第二轮选举中团结了更多力量,其选举联盟“赞成尊严

本就吸纳了在智利威信很高的智利共产党,在第二轮选举中还与智利社会党、一些妇女和原住民运动团体组成了更广泛的选举联盟,“团结了更多左翼和中左翼力量,甚至包括一些基督教民主党(注:该党被视为中间派或中左翼政党)的党员。

英国《卫报》也指出,博里奇在第二轮选举中不仅扩大了在首都圣地亚哥的支持面,也成功吸引了其他地区的农村选民。例如在首轮选举中,博里奇在北部的安托法加斯塔大区仅名列第三,但在第二轮选举中,他在该地区的得票率比卡斯特多了20多个百分点。

胜选后的博里奇表示,会努力实现团结,以淡化总统选举第二轮投票前两名候选人极端化的政治色彩。据英国《金融时报》12月20日报道,博里奇称:“我会成为全体智利人的总统,不管你们是否投了我的票。

改革前景几何

智利现行宪法于1980年皮诺切特执政时期制定,于次年生效。据新华社此前报道,2019年,智利发生全国性的抗议和骚乱,抗议民众要求修改宪法,以提高民众福利水平,促进社会平等和公正,减少过度私有化现象。智利于2020年举行全民公投,赞成成立制宪会议制定新宪法。制宪会议成员于今年选举完成,中右翼执政联盟遭遇重挫。

据路透社12月17日报道,明年智利将就新宪法文本举行全民公投,如果获得通过,将改变皮诺切特时期智利开始实行的新自由主义经济发展模式的基础。

“智利多数民众主张改变军政府时期制定的宪法,也寄希望于博里奇当选后推动新宪法制定。

徐世澄说道。他认为,新宪法的制定不仅在博里奇执政的四年里意义重大,也会在今后相当长一段时期对智利政治产生深远影响。博里奇曾誓言终结皮诺切特时期开始实行的新自由主义经济发展模式:“智利是新自由主义的摇篮,也将是新自由主义的坟墓。

然而徐世澄指出,皮诺切特时期制定的经济发展模式使得智利经济在拉美一直保持一枝独秀的地位,创造了经济奇迹,对于其新自由主义经济政策“不能完全否定

。博里奇承诺废除智利的私人养老金制度,这一制度也是新自由主义经济模式的标志。博里奇就此表示,“我们将不再允许穷人继续为智利的不平等付出代价。

不过徐世澄认为,养老金改革在智利行之有年,“一下子完全取消养老金私有化不现实,

比较可行的方法是进行适当的调整。美联社报道指出,从阿连德和皮诺切特时代开始,智利长期以来一直是拉美地区的政治风向标。徐世澄表示,新冠疫情下,拉美的左翼和右翼政府“日子都不太好过

,但疫情造成的经济困难相对更有利于左翼政治力量。徐世澄还指出,目前拉美左翼的复苏态势“不会持续很久,但会持续2至3年

。“如果明年巴西、哥伦比亚左翼能够赢得大选,拉美政局将发生较大变化,但这一变化毕竟是周期性的。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Previous post 明查|“巴勒斯坦”在谷歌地图上被抹去?
Next post 西安至少有7区通知:进出小区、工作单位等需持核酸阴性证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