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茂扮太子》定档元旦 常远:包袱是聊天熬夜“砸”出来的

12月20日下午,由马丽、常远、艾伦、魏翔等主演的《李茂扮太子》发布终极预告,正式定档2022年1月1日。电影由原来的《李茂换太子》改名而来,定档日期也由原来的12月31日变为元旦,作为2022开年第一片在院线与观众相见。

常远如今已是贺岁档的老面孔了,在《李茂扮太子》中,常远搭档马丽、艾伦、魏翔等,为观众带来了一出爆笑喜剧。常远在片中饰演李茂和太子两个角色,用精分式的表演,在胆小卑微的捕快李茂和自信高贵的皇族太子之间进行切换。

近日,在接受北京青年报记者采访时,常远表示,接戏时最吸引自己的,就是能够扮演两个角色,“这让我想想就挺兴奋的。”

新戏挑战

既扮当朝太子又演小捕快

《李茂扮太子》讲述了富家女杨家珍与小捕快李茂成婚,虽夫妻恩爱,但始终得不到家珍父母的认可。李茂意外发现自己竟与当朝太子相貌相同,一个想进宫获得晋升,一个想出宫获得自由,二人交换身份,却不知正一步步卷入尚书的阴谋里的故事。两个长相相同的人,两种截然不同的人生,在两人一顿密谋之后,决定互换人生,开启全新生活,其间各种啼笑皆非的好戏也轮番上演。

常远表示,当演员最幸福的事,就是能不断创造新的角色,“这回接到剧本,我最期待的就是一人能演俩人。”对于扮演两个角色带来的挑战,常远说:“难度是有,但是倒不大,因为我在剧本阶段就想好了,所以,后面直接演就可以,也没有那么难。”

让常远觉得另一个“不难”的原因是主创之间的默契,“我和马丽、艾伦配合都挺默契的,就跟在学校似的,排作业一共就这几个人,来回来去排呗。”

有观众认为,常远的喜剧风格是表演比较“收”,常远回应说,其实自己是根据角色个性来进行收或者放,“我不是刻意收着或者放开演,就是看人物性格,有的人物就是得放开,《李茂扮太子》是古装喜剧,所以就更夸张些。我觉得该收就收,该放的时候放,度很重要,把握好这个尺度,就没什么问题。我就特别怕演着不舒服,如果不舒服,我尽量把它变成让我能舒服的那种感觉。”

创作不易

一拍脑门出来一百多个包袱不可能

众所周知,喜剧创作很难,想抖出让观众叫好的包袱不容易。常远说主创们创作的一个秘诀就是在一起聊,“我们这些人都比较熟悉,不论是话剧改编也好,还是原创剧本也好,都会有一些我们自己的二度创作。这次拍《李茂扮太子》给了我们很大的空间,在拍摄之前,我们每天都会用两三个小时来走戏,几个人在剧本的基础上聊,聊出来一些包袱。包袱的难度肯定有,你想一拍脑门儿,这包袱来一百个,那是不可能的事儿。但是,我们因为天天琢磨它,还是有一些规律的。我们这个团队聚在一块儿,会比较多地聊专业。即便不聊专业也是天天在聊作品,在砸挂,所以,喜剧包袱、幽默感一直在伴随着我们。我们生活中已经离不开它了。”

而另一个秘诀,常远认为是观察生活,“其实跟小伙伴们在一起研究,也有观察生活。我们这回《李茂扮太子》就有很多是现场碰出来的东西,大家看时应该觉得生动一些。”

常远坦承好的喜剧演员需要天赋,“天赋太重要了。喜剧演员可能是为数不多的、你靠练却练不出来的一个职业。你天天站镜子那儿练包袱,练一年你上台也未必能给观众逗笑。”

常远称赞沈腾是非常有天赋的喜剧演员,至于自己,算是有幽默感,一个表现是爱“接下茬儿”,“我从小就特爱接老师下茬儿,然后,全班同学哄堂大笑。我觉得可能我的幽默感是从那会儿隐隐就开始出现的。这虽然不应该提倡,但我觉得一个班里如果有一两个这样的孩子,您先别给他关禁闭了,可以送到我们这儿来。没准儿他以后能成为一代笑将,‘接下茬儿’说明他反应比较快。”

顺其自然

票房这俩字儿就是一个未解之谜

常远可谓非常“佛系”,不争不抢、不过分奢望,也不太过失望,最爱说的就是“顺其自然”。他笑说自己比较随缘,“我不喜欢特用力那种,我也没什么劲儿。”

常远说自己从小性格即是如此,“生活应该过成幽默的人生,这是我的态度。我想做的事儿都是我觉得自己能做到的,我做不到的事儿,我也不会去强迫自己。”

作为演员,常远说有人能找他拍戏,是挺开心的事儿,“说明人家赏脸,我肯定是配合。”演了那么多喜剧角色,是否想转型?常远的态度是无所谓,“喜剧真的挺难的,但我没有想到去接些别的角色。换换脑子演非喜剧角色也行。”

去年,常远首次当导演拍摄了电影《温暖的抱抱》反响不错。说起当导演,常远说是因为自己有所表达,“我自己做导演,讲的是自己内心想表达的东西、我所推崇的三观。毕竟只做演员的话,那就是在演别人脑中的故事。这是我做导演和演员最大的区别。”

对于自己未来是否还会继续做导演,常远依旧给出了“顺其自然”的答案,“我如果还有自己想讲的故事,有让自己兴奋的东西,还是想导演给大家看。演员相对来说会轻松一些,因为导演事无巨细都得过问,更累。但你沉浸在里面,专注做一件事儿,然后你把这事儿做成了,让大家看到了,这也是一种享受。”

提及导演无法回避的票房问题,常远说,自己到现在都觉得“票房”这俩字儿就是一个未解之谜,“我觉得票房是缘分,可遇不可求。我觉得口碑是最重要的,我最看重的是真实的口碑。但是,现在有很多评价,我也不知道是否真实,因为键盘后的世界我并不知道。作为观众,只要是我能感受到这个作品的诚意,不管是好是坏,我都很欣赏。因为我觉得这是一个创作团体的努力,大家都付出了心血,所以,还是要善待这些作品。”

北京青年报 记者 肖扬

来源:北京青年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Previous post 《风起洛阳》品质当先 鲜活群像勾勒人物真实感
Next post 加速集聚,上海静安累计引进跨国公司地区总部100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