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今年的圣诞节缺圣诞树,但这次义乌想救也救不了……

对于大洋彼岸的美国来说,“短缺”成了今年圣诞节的关键词。

(图片来源:央视财经)

美国的多家媒体都报道称,人造圣诞树、圣诞玩具等圣诞商品在市场上出售数量将显著减少。

地球另一端,生产圣诞树的义乌商家们也很纳闷,今年圣诞礼品的采购旺季比往年提前了大约3个月,但海运“一柜难求”,以至于到了11月份还在发货。

一个想要,一个想给,但市场就是缺货,原因在哪里?

拥堵的港口

一个可能是一些圣诞树们还在海上漂流。

最近,航运资讯机构Alphaliner对62艘从亚洲出发、最后靠泊美国洛杉矶和长滩的货轮进行追踪分析,发现这些货轮均存在不同程度的晚点,其中最严重的7艘货船所航行的时间达到70天,而在正常情况下,航行的平均天数低于40天,最快时仅需19天左右。

而货物到了港口,也未必能及时卸货。

根据物流资讯管理平台Gocomet的数据,目前全球各国港口有不同程度的卸货延迟,其中美国长滩港的情况较严重,平均延迟17天,最长延迟达到61天。

尤其圣诞前夕,美国港口的堵塞情况愈发严重。

根据美国南加州海洋交易所的数据,12月5日在洛杉矶和长滩港口的集装箱船舶总数达到127艘,达到历史最高水平。除了泊位上的31艘船舶和离岸40英里内等待泊位的40艘船舶,还有56艘集装箱船舶已经排队排到了离岸边40英里开外甚至更远的海面。

这一数据相比11月初增长25%,比10月初更是增长了41%。

不顺利的一年

为什么今年的海运这么堵?

说起来还挺复杂,确实不顺利的事太多。

还记得3月份的“苏伊士运河堵塞事件”吗?虽然只有6天就解决了,但却造成了巨大的影响。

根据航运大数据公司VesselsValue的统计,在长赐轮受困三天后,在苏伊士运河等待的船舶数量已达到169艘,其中散货船与集装箱货轮的数量最多,占比约为50%。而到了3月29日,等待的船舶数量已超过300艘,与2020年同时间相比,船舶数量增长了近253%。

苏伊士运河的堵塞发生多米诺骨牌效应,对接下去几个月的供应链都造成了影响。

影响航运的还有极端天气。

7月下旬,台风烟花从日本进入中国,沿海主要枢纽港口皆受到影响。根据中国港口协会的统计,7月下旬沿海主要枢纽港口货物吞吐量同比回落14.5%,外贸货物吞吐量同比回落13%。

还有疫情,5月下旬,深圳盐田港因为疫情暂时关闭。作为全球单体吞吐量最大的集装箱码头之一,在最拥堵的14天中,盐田港的停摆影响了153艘集装箱船与超过35.7万个集装箱。

8月中旬,宁波港的梅山码头又因为疫情暂停所有业务,而宁波的其他码头也对进出港口的人员与货物数量进行管控与限制。

虽然此后情况有所缓解,但十月底依旧有大约180艘船舶,共计93万个集装箱在等待进入中国港口,其中一半集中在东海,另一半则集中在南海。

疫情影响的不止中国的港口,11月随着疫情反弹,新加坡港排队进港的集装箱船一度比正常情况下多出了22%,此数据也是今年4月份以来的新高。东南亚其他港口,像马来西亚巴生港、丹绒佩勒帕斯港等,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拥堵。

卡车司机与空箱

除了全球性的疫情和意外事件外,美国港口拥堵还有自己的两个问题:

一个可能大家想不到,就是美国缺少卡车司机。

根据美国卡车运输协会(ATA)的统计,目前美国运输行业缺少近8万名司机,导致港口货物无法被及时运输。

美国卡车司机的短缺问题由来已久,早在疫情出现之前,美国便缺少约6万多名卡车司机。

造成卡车司机短缺的原因是多样的,其中“后继无人”是最关键的原因之一。

根据美国第三方物流公司Goyote Logistics发布的报告,57%的卡车司机年龄在45岁至55岁之间,23%的司机年龄超过55岁,而45岁以下的司机仅占20%。因此在未来十年,退休的人群将迎来高峰。

另一个原因,是美国港口还堆积了大量空的集装箱。

根据波士顿咨询公司Container xChange的统计,与往年相比,2021年芝加哥港与洛杉矶港的CAx值居高不下,这表明更多的集装箱进入到港口,而更少的集装箱被输出。

11月中旬,洛杉矶港口上堆积了约6.5万个空集装箱;而长滩港也空箱堆积严重,约占总量的40%,这严重阻碍港口处理入境集装箱的能力。

之所以堆积众多的空箱,除了与港口管理、集卡运输效率低下有关,也与美国的出口情况有关。根据美国商务部11月4日发布的数据,美国出口急剧下降,而进口持续攀升,因此9月的贸易逆差创历史新高,达到809亿美元。

按照洛杉矶港执行董事瑟罗卡的说法,“我们不得不将空箱运回亚洲,我们最大的出口商品是空气”。

亚洲地区“一箱难求”

一方面,美国港口空箱堆积,另一方面,亚洲地区“一箱难求”。

随着中国率先控制住了疫情,庞大的制造能力成为全世界的依赖。今年前10个月,中国出口17.49万亿元,同比增长22.5%,比2019年同期增长25%,对集装箱的需求量不断增加。

但受集装箱境外流通周转不畅、海运回调空箱减缓的影响,导致空箱短缺。最严重的时候,海运进口空箱量缺口达到200万标箱。

一个直观的结果就是海运价格的飞涨。

上海航交所的集装箱运价指数显示,中国出口集装箱运价指数在今年的第一季度和第三季度出现过两次大幅上涨:

没有最高,只有更高。

根据义乌商务局的数据,包括西非线、近洋线、美西线在内的部分海运线路价格涨幅,已经达到过去的3-6.5倍不等。而从上海出发至鹿特丹、热那亚、纽约和洛杉矶的主要航线,同比去年最大涨幅达到528%。

即便这样,还是一箱难求。

解决时间:2022 年下半年

好了,为什么美国会缺圣诞树大家明白了吗?

目前看来,如果海运的问题不解决,美国当地面临的不只是这个圣诞的“短缺”,商品短缺问题还将长期影响美国民众生活。

对此,美国总统拜登在10月宣布了洛杉矶港开启“007”的不间断运营(每周 7 天、每天 24 小时运营),以缓解美国的供应链中断问题。

北美几家物流服务提供商和大型零售商也宣布将延长工作时间,向全天候运营迈进,包括沃尔玛、家得宝、塔吉特、三星、联邦快递、联合包裹等。

然而,从目前美国主要港口的拥堵情况来看,这些措施都收效甚微。全球最大的玩具制造商之一MGA Entertainment 的首席执行官艾萨克·拉里安表示,拜登的指令下得太晚,将不会改变圣诞节的供应短缺窘境,可能得到 2022 年下半年情况才会有所好转。

而对于美国民众来说,今年的圣诞节恐怕就要在等待遥遥无期的物流中度过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Previous post 2021年12月19日山西省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情况
Next post 退休教师赵德馨的维权之路:知识必须得到尊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