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陈奖”|伦纳德·马库斯:从2018到2021,量与质的飞跃

被誉为“东方安徒生”的陈伯吹先生是从宝山走出的中国著名儿童文学作家、翻译家、出版家、教育家。作为新中国第一个以著名作家名字命名的儿童文学奖项,“陈伯吹国际儿童文学奖”是我国目前连续运作时间最长和获奖作家最多的文学奖项之一。从“儿童文学园丁奖”到“陈伯吹儿童文学奖”,再到“陈伯吹国际儿童文学奖”,栉风沐雨一路前行,40年来,“陈伯吹国际儿童文学奖”不仅繁荣了中国儿童文学出版和创作,也助推了中国儿童文学站上世界的舞台,向世界展示文化自信。

值此文学奖创立40周年之际,宝山融媒联合新民晚报·夜光杯,推出“为小孩子写大文学”——“我与陈奖”系列访谈,特邀陈伯吹先生家人、与“陈奖”有交集的著名作家、历届儿童文学奖获得者和文学奖评委代表等,共同纪念这位为小朋友写“东方童话”的大作家,回顾“陈奖”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我们也期待陈伯吹国际儿童文学奖能够越办越好,让更多好作品飞入万家点亮童心。

从2018到2021,量与质的飞跃

文/伦纳德·马库斯

从我2018年首次担任陈伯吹国际儿童文学奖评委,至今已经三年了。在我第一次担任评委时,比赛以及奖项对我来说都是全新的,那也是我首次见到大量当代中国艺术家创作的绘本作品。这些中文绘本质量参差不齐,只有少数质量上乘的作品,可以感觉到大多数创作者对于绘本只有一个初步的理解。

马库斯部分作品

2021年,参选的作品数量相当多了。我注意到提交的中国作品有两个巨大的变化。一是绘本的总体质量有了很大提升。与以前的作品相比,今年的绘图不仅技艺更加成熟,而且在情感和美学上,能够带来更强烈、持续的影响。这与我在2018年看到的完全不同,仅用了3年,艺术家们似乎已经取得了很大的进步。第二个变化是作者对角色有了更加深刻的理解。

一本绘本的主角或英雄是将故事统一起来的元素,对读者来说是情感焦点。孩子打开一本绘本,就像打开了通往一个光怪陆离的新世界的大门。在大多数绘本中,主角的“工作”是带领孩子在那个世界穿行,是孩子可以代入的角色。正因为有了这个角色,孩子在陌生的新世界里才不会感到孤独,才可以充满信心地、有使命感地去探索。今年,我还很高兴地看到许多中国绘本讲述了中国人的日常生活和传统中国风俗。许多西方读者迫切想要更加了解中国,我认为不久以后,更多中国绘本将会在西方国家出版。

我与陈伯吹国际儿童文学奖的缘分还源自一次非常愉快的经历。2019年,我的一个朋友拍了拍我肩膀告诉我,我获得了当年的特殊贡献奖,与我同获这一奖项的是中国优秀儿童诗人、作家和翻译家——任溶溶。这对我来说是一个意外之喜,可以说是我一生中最美好的惊喜之一。我从2016年开始就一直在从事相关工作,包括访问中国、举办工作坊、出版儿童文学史方面的书籍,为中国出版商提供建议,告诉他们哪些西方书籍可以引入中国。令人欣喜的是,我所做的这些工作都得到了认可。我真的非常感谢基金会以这样的方式来表彰我。

此外,在我访问中国的最初几年里,我也对陈伯吹先生有过一定的了解,之前我还没有听说过这位重要的历史人物,但我在上海参观了陈伯吹展,通过展览了解了他本人的生活和工作。我很欣慰,中国有人对西方儿童书籍有如此深入的了解,并为中国儿童翻译了这么多书籍。

陈伯吹国际儿童文学奖对文化的贡献在于它能吸引最有才华的人们,令他们去创作奖项所奖励的艺术作品形式。另一方面,对于父母来说,这个奖项也起到了指导作用。此外,奖项的价值还在于它帮助一国的书籍提高在世界其他地方的知名度,陈伯吹国际儿童文学奖正是如此。日后,随着这项活动的发展,越来越多的书籍会参选,它的知名度也会越来越高。

(来源:上海宝山)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Previous post 冬日里的好光景,宝山这里的党群阵地暖意融融!
Next post 助力乡村振兴!宝山“妇女微家”展现家门口的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