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鸣:立法会选举改变命运 聚焦香港非建制人士当选

新冠疫情挡不住民主之路,香港新一届立法会选举进入最后投票冲刺。香港选民一人一票选出自己属意的立法会议员,这在主权回归的香港不是新鲜事。新鲜的是,新选举法改变了香港的选举命运,必须确保爱国者上位,拉开的是《爱国者治港》的序幕。在这大趋势下,大家更关心的是,有没有、有多少非建制人士,甚至是标榜民主人士会当选,才是这场选举的聚焦。

自从确定了本届立法会候选人名单,楼下地铁站就一刻也没有安静过。每天上班时间,总有10几、20几人聚集,摆开街招、插着旗、派宣传单张,为候选人竞选作宣传,气氛还蛮热。满街看上去,建制派候选人气势如虹。曾经的喊声震天的泛民派消音。经历了2019年的社会动荡,新的选举结果将改变香港命运,同时也是考验。

建制候选人气势如虹

周日就是投票日,即使选举前一天的周六,候选人及他的团队都没有放弃,继续在以扩音器吸引选民的注意力。即使本届选举建制属主力,但建制派之间的竞争也颇为激烈,毕竟建制内部还是分党、分派的。各种力量,都在为自己这一队鼓劲、造势。

12月19日,香港第7届立法会选举,共3大界别,有90个议席,没有人可以自动当选。以往功能组别曾出现没竞争对手,自动当选的情况,这届不复存在,全部要通过竞争上位。

重点是,历经香港国安法、香港新选举法相继出台,经过整治后的香港社会,总体平静。老牌反对派、激进泛民涉案的都被收押,尚存的也有心无力,反政府势力气焰息火。加之候选人不仅需要取得分属五个界别,每个界别2-4人不同建制人员的提名,还要层层严格政审,要闯关根本没可能。

即使有如此严格的审核制度,中央也明确开放态度,允许持不同政见的非建制人士出选。只要爱国爱港者有意,不是建制人士没关系。相信政府并不愿意香港的立法会只有建制人士的一种声音,成为摆设;也不愿意,香港开放的国际社会,在立法会中没有不同政见的声音。

选举改革后,传统民主派内部斟酌后,均没有成员表示有意参选今次立法会,但有少数独立民主派及非建制派报名。虽然声音弱些,在10个地区直选议席当中,都有打着「非建制派」旗号,甚至开宗明义民主派参选。

本届选举投票率不会很高

在新的选举制度下,即使有非建制派及民主派人参选,打着政治意识方面宣传的明显减弱,香港民主派过去都以普选来吸引选民,但很显然,他们想以此吸票,已经不是现今香港选举的核心价值。想以此出位,很难。

对民主选举来说,越开放,竞争越激烈,催生的投票率会越高。没有吸引人的政纲,选情不激烈,大家都预估到了,新选举法下的首次选举,选民的投票意欲不会很高。转型的香港从一个倾向到了另一个倾向,起秒表面上看,以往的政治炽热走入政治冷感期。

特首林郑也提了,投票率会低,可能是选民们信任政府。但也有建制人员不满意这样的说法,认为特首是想催出黄丝的票,这样无疑会令非建制候选人得益。

这样的选举制度安排下,建制人士将主导立法会将是必然,非建制、甚至民主人士的声音还能否在立法会出现,则要看香港选民的意愿了。

文章只属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文章原刊于《硕鸣灼见》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Previous post 巫启贤疑似喊话王力宏:只有认罪悔改,人生才会有出路
Next post 【声动】“鱼王”长三角方言争霸赛拉开帷幕,你最看好哪条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