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人堂·观察|当我们在看明星运动会时,我们到底在看什么?

封面新闻记者 刘可欣

12月18日,第四届超新星运动会正式结束了。从2018年启动第一期超新星运动会到现在,已经经过了4年的打磨。就今年的超新星运动会来说,与其说是明星真人秀,它更像是一档正儿八经的竞技类体育节目。热血、紧张、竞争、专业、精彩,再加上冰雪项目的加入,让更多的人燃起了对运动的热爱,也让更多的人对明年进行的北京冬奥会充满期待。

超新星运动会节目制片人多晓萌在接受采访时说道:“前三季节目我们已经发现了,观众喜欢的是他们拼搏精神和带来的感染力,其实这就是青春荷尔蒙该有的样子。”

相信看过这一届超新星运动会的人,大多都有这样的体验。世界冠军邓亚萍在解说间不止一次地感叹道,在非运动员身上,竟然也能看到如此激烈的比赛。男子50米短跑中,INTO1成员米卡与体育特长生甘望星争分夺秒的夺冠赛;管栎以6发57环的成绩蝉联超新星男子射箭冠军;徐梦洁在短道速滑比赛中摔倒后起身猛追;腰旗橄榄球比赛最后0.6秒决出胜负。这些激烈的比赛瞬间,这些优秀的成绩,都超出了很多人的预期。

正如管栎在赛后采访中说的那样,“抛开艺人的身份,到了另外的领域,虽然我们不是专业的,但我们想展现一种精神面貌。”站在超新星的赛场上,大家都能做到抛开艺人的身份,丢下“偶像的包袱”,做到全力以赴的拼搏和热血,才能在冰舞、短道速滑、射箭、光电手枪这些不常见的项目中,带给观众紧张和惊喜。

这样的呈现效果,离不开节目组和艺人的训练和准备。多晓萌在采访中直言:“不会降低赛事的专业程度。”本届超新星运动会,经历了9个月的筹备时间,是历届超新星运动会中最长的一次。

前期对五六百位艺人运动情况的摸底,对于新增项目的安全性、规则、可行性、可看性的讨论,都花费了节目组较长的时间。而在艺人的采访中,大家的训练时间短则近一个星期,长则至两三个月,都保证了节目最后的呈现效果。

显然,最后的呈现效果是令人满意的。即便受邀担任解说的专业运动员,也会在解说间感叹“有点专业比赛的味道了”“还真是有点意思”。花滑世界冠军张丹在采访中,也对冰舞比赛呈现的效果表示了满意:“我坐在解说席看表演的时候,确实很享受。无论是他们自己的表现力,还是跟花滑结合的部分,都表现得非常棒。”

今年的超新星运动会,首次引入了滑雪、冰壶、冰舞、短道速滑等冰雪项目。超新星运动会节目制片人多晓萌在采访中说,引入冰雪项目的原因,一是考察到现在年轻人对于冰上项目的热情逐渐上涨,作为一档受众为年轻人的节目,应该更加突出“潮酷”的特性;二是因为北京冬奥会即将举办,也应该发挥“超新星”的IP,向更多的观众推广冰上项目。作为冬奥会官方转播商,超新星运动会的主办方腾讯体育也是希望通过这样的活动,助力全民运动,让更多年轻人爱上冰雪项目,为“三亿人上冰雪”的承诺贡献力量。

参赛的130余名艺人,对于冰上项目的接受度参差不齐,有的已经尝试过,有的处于感兴趣的阶段,有的则完全不了解。而在进入半决赛、决赛阶段的采访中,大多数艺人都提到了“今年后悔没报冰舞/滑雪项目”“明年想来冰壶/冰舞项目”类似的话,明显对冰上项目的接受度和兴趣都有所提高。

本届超新星运动会金牌最多的歌手姚琛,在冰舞、男子短道速滑比赛中拿下了两块金牌。姚琛在赛后采访中也提到:“在这之前,其实我都没有接触过这些运动。在练习短道速滑和冰舞的时候,大家都是很早就起来训练。”值得一提的是,姚琛和在比赛中获得男女混合单板滑雪赛冠军洪尧、短道速滑追逐赛女子冠军刘德熙以及男女混双冰壶冠军林墨和蜡笔小心一起,成为了腾讯冬奥报道雪舞官,他们将带领更多人去感受冰雪运动的魅力。

另一位报名参加冰舞的硬糖少女303成员郑乃馨(Nene),也在比赛中展现一场“无比丝滑”的舞蹈,并且与专业的搭档一起,完成了两个托举的动作。郑乃馨也在采访中提到:“我们已经努力了,我们三个人也是想给大家一些动力,不管年龄多大,都可以学这个(冰舞)。”

冰上运动或许门槛稍比田径运动高一些,但它有独特的魅力,也是我们突破自我的一种方式。正如张丹在采访中说道的那样,“无论是否专业的基础,只要我们抱着尊重的态度,努力学习,我们都可以像他们一样,在冰上完美地展现自己。”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Previous post 西安一区域调整为高风险地区
Next post 西安出现多例出血热 专家:一般不会人传人,都是动物传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