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万多元进口假牙,种植后比真牙矮半截!消费者假牙真伪鉴别遇难题

“奇丑无比,真的是奇丑无比!”花费2万余元,经历半年多种植了2颗瑞士品牌的假牙后,徐先生看到最终效果时,发出了这样的感慨。

因为新种的假牙比原本的牙齿足足“矮”了半截,当徐先生想要修复假牙时,却发现了让他更加难以接受的情况……究竟是怎么回事?记者就徐先生的遭遇展开了调查。

咨询:了解品牌后决定换牙

徐先生60多岁了,口腔左侧下方的几颗牙齿需要更换。2021年1月初,他来到上海曙康口腔门诊部,打算种植2颗假牙。经工作人员推荐,有3种进口的假牙品牌供徐先生选择,分别是瑞士品牌ITI、瑞典品牌诺贝尔以及一个美国品牌。

徐先生回忆,瑞士ITI假牙是1万元一颗,瑞典诺贝尔则是1.5万元一颗,美国品牌是9999元一颗。由于瑞士ITI和美国品牌只差1块钱,徐先生自然而然排除了美国品牌,在瑞士和瑞典两个品牌中犹豫。

“我问医生选哪个好一点,他只跟我说‘这两个类似,只是牌子不同’。”在徐先生看来,既然主刀医生都没有明确说出两个牌子的区别,他也就没必要再多花1万元。

最终,徐先生确定种植2颗瑞士ITI全瓷冠假牙,更换一颗牙冠,总价值22500元。

由于牙齿患有炎症,徐先生需要经过治疗,等牙齿消炎之后再来换牙。此时,徐先生并未与曙康口腔门诊部签订合同,也没有付款,只是通过一张“口腔种植牙手术同意书”进行口头确认。不料,到了1月底,在徐先生治疗牙齿炎症的过程中,曙康口腔门诊部附近出现了新冠肺炎确诊病例,于是徐先生与曙康口腔门诊的人约定,等到3月份再来拔牙。

吃惊:种植后假牙真牙“格格不入”

2021年3月,徐先生如约来到曙康口腔门诊,将原本坏掉的2颗牙齿拔掉,并约定4月份开始种植假牙。

“按理说,拔完牙应该过3个月才能种牙,但当时我也没有多想。”4月6日,曙康医院再次拿出一张“口腔种植牙手术同意书”让徐先生签字,并支付了费用22500元。

“从接到通知到收费,再到拿发票,没有一个人和我确认假牙品牌的事。”拿到发票的徐先生看到,项目一栏写着“瑞士植体”,徐先生认为应该就是他选中的瑞士品牌ITI ,因此也就没有提出任何疑问。

当天,医生就在徐先生的口腔里种下了“植体”,相当于在牙龈中埋下了根,再过3至4个月的适应期,才能去装牙冠。

几个月过去了,8月13日,徐先生终于等来了最后装牙冠的日子。谁知假牙装上后,效果却让徐先生大跌眼镜:“奇丑无比,真的是奇丑无比。”

徐先生看到,种植的2颗假牙和1颗新换的牙冠,要比旁边的门牙“矮”上一半,只有原来牙齿的半截高,显得格格不入。

徐先生当场就和医生提出异议,希望能够调整一下假牙的高度,与自己原本的牙齿持平,却遭到医生的拒绝,并告知徐先生想要美观的话,可以把周围的牙齿也一并替换。

最让徐先生感到难以接受的是,曙康口腔门诊在此之前没有任何告知,如果早知道装完假牙是这个效果,那他宁可不做。

蹊跷:假牙的牌子咋变了

医生无法修复自己的牙齿,徐先生便与曙康口腔门诊部负责人茅先生商议:他能否去其他医院或机构找医生修复。如果可以修好,那么费用由曙康来承担;如果不能修复,那就说明自己的牙床条件确实不好,只能被动接受。

“茅先生是同意的。”得到承诺后,徐先生第二天就去了另一家牙科门诊。拍CT、做检查,等结果出来以后,医生问徐先生,他种的假牙是什么品牌,徐先生回复说是瑞士ITI。但医生却告诉他,从CT片子来看,徐先生种的假牙没做到位,可以修复。而假牙品牌并不是瑞士ITI,具体是什么牌子,他们不知道,也从未见过。

“我当时很紧张,想着怎么会出错呢?”情急之下,徐先生立马联系曙康口腔门诊部,要求对方出具一份他的病例。

第二天,在曙康口腔门诊部等待了半个多小时后,徐先生拿到了一份17页的病例,他询问门诊部的茅先生,其他机构的医生说,他种的假牙不是瑞士ITI,那他种的到底是什么假牙?

“他们说是瑞士SIC,说我在同意书上签字确认过的。”再次翻看手中的病例,徐先生才看到,在“口腔种植牙手术同意书”上勾选了“瑞士SIC”这个选项,但是徐先生发现,这和他1月份第一次去曙康口腔门诊部咨询时,看到的同意书不一样,当时勾选的是“瑞士ITI”,可第二次就变成了“瑞士SIC”。

曙康口腔门诊部的工作人员解释称,瑞士ITI的假牙价格是1.4万元1颗,徐先生交的钱只是SIC的价格,第一次咨询时的同意书并未签字,最终以付款时签字的同意书为准。

“外行人哪看得出来?都是瑞士品牌,发票上也没体现。”据徐先生了解,SIC这个品牌,无论从质量上,还是销量上来看,都远不如ITI;从1月份至今,徐先生说这还是他第一次听到SIC这个品牌。

如今,徐先生只想早日将“奇丑无比”的假牙修复过来,可现实却没有这么简单。

困境:咀嚼困难,急需修复

为了能让假牙看起来更加美观,徐先生专门上网查询了使用SIC假牙的医院机构,前前后后一共跑了五六家,包括公立医院和私立诊所,但是全都不愿意帮徐先生修复牙齿,理由要么是没有SIC这个品牌的材料,要么是因为SIC的保质期不长,两三年后就会松动,医院不愿意承担质保。

经历了好一番折腾,徐先生最终找到了一家私立诊所,愿意修复徐先生的假牙,在谈妥1.5万元的修复价格后,徐先生将自己的病例提供给医生,然而,这次又发现了新的问题。

“医生说,我病例上没有正规的SIC基台标签,他们没法用对应的工具修复。”徐先生说,假牙一共分为三个部分,分别是种植体、基台和牙冠,他的病例上有种植体的进口认证标签,但是却没有基台的标签,在基台那一栏,只有手写的“SIC”字样,因此难以确定基台的真伪。

“这不就是作假吗?”陷入修复困境的徐先生非常无奈,他决定将自己的遭遇反馈至黄浦区卫建委。

2021年10月26日,黄浦区卫建委给徐先生回信,表示针对徐先生对种植牙效果不满意的情况,属于医疗纠纷,可自行调解,或找医患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调解,亦或向法院起诉。

至于徐先生反馈的种植体是否系进口,种植体和基台是否配套等问题,并非卫建委职权范围,需要向有关部门反映。

随后,徐先生又向黄浦区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反映情况,得到的答复是:“曙康口腔能够提供种植体、基台和牙冠产品的医疗器械证、海关报关单以及相关企业资质证明。”

在徐先生看来,虽然曙康口腔门诊部提供了海关报关单等证明,但无法确定装在他口腔里的假牙是不是对应的东西。

“我口腔里的假牙谁能来判断真假?现在,我这个事根本没人管。”徐先生说,他也咨询过黄浦区医疗纠纷调解委员会,但是他们只负责协商赔偿价格的问题,产品的真伪也不归他们负责。

徐先生说,现在假牙的位置出现了隐痛,并且咀嚼困难,急需修复,他担心拖得越久,还会影响到牙齿周边的神经。

“我现在只要曙康口腔门诊部提供一个书面盖章证明,确认用在我牙齿上的基台是SIC。”徐先生说,至今他始终没有拿到这份证明。

[对话]

牙齿还能否修复真伪该如何判定?

徐先生到底应该如何修复牙齿,还能不能修复牙齿,他所质疑的基台真伪又该如何判定呢?2021年12月30日,记者联系到上海曙康口腔门诊的茅先生进行解答。

记者:为什么徐先生第一次咨询的瑞士ITI假牙,第二次却变成了SIC?

茅先生:据我从接待徐先生的医生和助理那了解,当时徐先生是认为ITI有些贵,才选择了SIC,而且也是他本人签字确认过的,作为一个有自主鉴别能力的人,如果让你去签字,你会不看内容吗?

记者:为什么徐先生的牙齿会短一截,事先有没有告知对方?

茅先生:由于徐先生牙齿自身条件的限制,假牙效果只能做到如今这一步。种植假牙首先要考虑咬合的问题,其次才是美观问题,徐先生的咬合是正常的,只是对美学不太认可。我们也提出给徐先生修复一下,把假牙抬高一点,但是他已经不信任我们的医生了。

记者:徐先生反映的基台没有标签,只是手写的SIC,这是为什么?

茅先生:在上海都是这么操作的,据我所知是这样的。这个问题,徐先生已经向卫建委和市场监管部门反映过了,我们也提交了相应的报关单,都是没有问题的。种植体和基台都有编号,但是报关单上体现了批次,不一定会把每个编号都体现上去。

记者:作为消费者,应该如何判断种在自己口腔里的产品确实是进口而来的对应产品?

茅先生:这个我没办法回答,得问相关部门怎么鉴别。我只能说,我们都是从有相应资质、相关证件的供应商那里购买的产品,消费者提出质疑,我们给相关部门提供的证据也是这些证件。

记者:徐先生在其他机构检测,医生说没有相应的工具修复,种植的假牙不是SIC品牌,这是怎么回事?

茅先生:其他医院能拿出书面的证据证明吗?没有的话,我们也没办法。

记者:为什么不能向徐先生提供书面盖章证明?

茅先生:我只能说,我们都是从有相应资质、相关证件的供应商那里购买的产品,消费者提出质疑,我们给相关部门提供的证据也是这些证件。盖章的证明,我们没法提供。

记者:接下来该怎么处理徐先生的情况?

茅先生:目前就是希望徐先生能去医疗调解委员会调解,能调解最好了;如果调解不成,还能走司法程序。

2022年1月4日,记者又联系到瑞士SIC假牙的供应商喜客医疗科技,其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曙康口腔门诊的确是他们的客户,对于徐先生质疑的基台真假问题,可以将基台拆下来,在其和种植体的连接处,可以看到蓝色或紫色的色标,如果是第三方产品,则没有色标或是其他颜色的色标。“如果徐先生需要鉴定基台真伪,我们也可以去协助。”该工作人员说道。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Previous post 下跌不改中期震荡向上趋势 从周四起在这里千万不能做反
Next post 今年起, 安徽实施失业保险省级统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