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展望|汇丰晋信陆彬:今年A股关键词将是价值回归、优质成长

【编者按】2021年是不平凡的一年,A股市场一波三折的走势背后,是以“茅指数”为代表的传统白马股归于沉寂,“宁组合”产业链的异军突起。迈入崭新的2022年,资本市场又将如何演绎?近日,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专访多名券商首席策略分析师、首席经济学家,明星基金经理,把脉投资新主线,挖掘市场新机会,展望市场新走向。

本期刊出的是汇丰晋信基金研究总监、基金经理陆彬的文字专访。

汇丰晋信基金研究总监、基金经理陆彬

汇丰晋信基金研究总监、基金经理陆彬

“2022年对于投资来说可能更友好”,陆彬坦言,2021年A股市场结构化的行情演绎导致行情表现分化,过去一年非常明显,整个市场里面买对的行业、买对的结构可能会比仓位更加重要。

不过,陆彬预计,相对2021年而言,2022年的行情可能没有那么结构化。

陆彬认为2022年市场的关键词是“价值回归、优质成长”。

“2022年无论是宏观环境、流动性还是中观结构都更加友好,我们把市场划分为4个方向。”陆彬指出,第一个方向是核心资产,主要包括医药、消费、新能源等长期空间比较大、优质公司比较多的行业。

陆彬预计,未来几个月,新能源行业可能迎来系统性的估值提升。

“第二个方向是指数权重股中的低估值价值类。我们在价值领域里优选了房地产行业。”陆彬坦言,从二季度末和三季度初开始,就密切关注这个行业。现在市场有非常大的争议,2022年可能会迎来估值提升的机会。

陆彬关注的第三个方向是PEG成长类的行业。在这个领域里,他会优选高端装备、新材料、汽车电子、计算机等。

最后一个方向是周期类行业。整体来说,陆彬认为周期类的投资机会可能进入尾声,他会更多关注和碳中和密切相关的周期细分行业,以及跟农业尤其是猪周期相关的投资机会。

2020年,因重仓新能源板块,陆彬崭露头角,由他管理的汇丰晋信低碳先锋基金以134.41%的收益率,摘下2020年度全国股票基金冠军的桂冠。刚刚过去的2021年,汇丰晋信低碳先锋基金业绩同样表现不俗,以42.146%的收益,在541只基金中排名33位。该基金在2019年至2021年的三年间,累计取得了386%的收益,业绩排名行业先列。

不仅如此,Wind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末,陆彬在管的4只基金全年回报为39.8%,远高于沪深300指数同期的-5.2%表现。同时,其管理的另一只产品——汇丰晋信智造先锋基金在2019年至2021年的三年间取得了468.3%的收益,近3年收益率排名股票型基金榜首。

以下是澎湃新闻记者与陆彬的对话内容节选(略有编辑):澎湃新闻:回顾2021年的A股市场,赚钱效应不佳,你认为是什么原因造成的?陆彬:

A股市场结构化的行情演绎导致行情表现分化。过去一年非常明显,整个市场里面买对的行业、买对的结构可能会比仓位更加重要。 

澎湃新闻:2021年,结构性行情愈演愈烈,你认为这种情况会延续到2022年吗?陆彬:

相对而言我们认为2022年的行情可能没有那么结构化,这也是我们为什么说2022年对于投资来说可能更友好的一个原因。

澎湃新闻:对2022年的全球宏观环境有怎样的预判?这会对A股市场造成什么影响?陆彬:

站在当前看2022年中国宏观环境,会比2021年对整个股票市场更加友好。未来几个季度宏观经济增速或趋缓,政策有释放的空间,整个流动性环境展望更加积极。同时当前的估值水平,又回归到了一个中枢的位置。某些高估值核心资产行业的估值风险得到了较大程度的释放,不少优秀的公司用业绩持续增长和股价回调消化了估值风险。所以从我的角度,2022的A股比2021年会更加友好。

澎湃新闻:近两年A股市场的分化严重,尤其是2021年白马股大幅回调,例如消费、医药等,你认为主要原因是什么?如何看待?陆彬:

一方面,疫情的反复和一些基本面的波动导致上述行业基本面有所弱化。而另一方面经过过去几年的持续上涨,上述行业的估值风险相对较高。但随着2021年以来的持续调整,估值风险已经释放,2022年我们可能会在这些行业里面寻找估值和基本面的平衡。

澎湃新闻:在这样极致分化的市场中,你管理的多只产品仍取得了不俗的回报,你是如何应对这样的市场?陆彬:

回顾2021年,我们认为机会还是不少的,我们主要通过把握新能源、周期以及一些中小盘的投资机会,贡献了2021年的主要业绩。

1、新能源,其实去年年底2021年年初我们一直在讲,要用动态策略的方法来把握新能源的投资机会。在碳中和的背景下各种相关政策加强,2021年新能源的基本面是持续超预期的,比年初的时候想的要好。

2、周期股,2020年四季度我们就布局了不少周期股,也是在碳中和的影响下,周期行情的烈度和弹性比想的更好。

3、中小盘,其实年初茅指数情绪比较高的时候,我们就公开表示2021年要翻石头赚辛苦钱,就是要找那些小盘股。

澎湃新闻:新能源车、锂电是2021年最亮眼的板块,从基本面和估值看,是否已经高估?有哪些细分方向更值得关注?陆彬:

新能源行业,过去两三年的涨幅也都比较大。站在当前看2022年的估值,我觉得过去两三年的涨幅只是反映了整个行业的基本面。过去三年行业的变化翻天覆地,渗透率从个位数上升到现在接近20%,因此我们认为行业的估值和未来的成长空间和增速是匹配的。尤其是新能源车行业,可能在未来几个月会迎来一次系统性的估值中枢上移的投资机会。

整个行业的投资背景是由产品驱动的,能看到未来较大的成长空间和政策匹配度。我们也做了行业的需求预测,发现这是较为难得的,至少可以看到2025年到2030年的复合增速相对较快的行业。

现在有很多观点,企图用一个非常低的估值去买入,我觉得也不是特别现实,因为比较明确的看到了未来5-10年的行业的增长可能性。

新能源整个行业都有非常广阔的机会和空间,我们会发挥主动研究的能力,去优选行业里面各个环节,结合需求和供给的情况,找到它里面业绩弹性更大的、估值更为匹配的环节,做结构性的分布和配置。 

澎湃新闻:展望2022全年,你较为看好的行业和主题有哪些?逻辑是什么?陆彬:

我们认为2022年市场的关键词是“价值回归、优质成长”。2022年无论是宏观环境、流动性还是中观结构都更加友好,我们把市场划分为4个方向。

第一个方向是核心资产,主要包括医药、消费、新能源等长期空间比较大、优质公司比较多的行业。2021年我们聚焦投资在新能源行业,2021年年初低配消费和医药,但2022年我们可能会在这些行业里面寻找估值和基本面的平衡。我们认为未来几个月,新能源行业可能迎来系统性的估值提升。

第二个方向是指数权重股中的低估值价值类。我们在价值领域里优选了房地产行业。从二季度末和三季度初开始,我们就密切关注这个行业。现在市场有非常大的争议,2022年可能会迎来估值提升的机会。

第三个方向是PEG成长类的行业。这些行业我们会看2~3年的增长和估值的匹配度。在这个领域里,我们会优选高端装备、新材料、汽车电子、计算机等。从自下而上的角度,的确也找到了不少投资机会,尤其是汽车电子,我们是在三季度末、四季度初找到的,现在的市场也在提前反映2022年的投资机会。

最后一个方向是周期类行业。整体来说,周期类的投资机会可能进入尾声,我们会更多关注和碳中和密切相关的周期细分行业,以及跟农业尤其是猪周期相关的投资机会。

澎湃新闻:能否分享一下个人的投资逻辑?随着内外部环境的变化,你的投资方法有一个怎样的迭代过程?陆彬:

可以用三方面来总结我本人的投资偏好。

第一个方向是偏成长+周期,我在过去的研究和投资经验中,深度覆盖了电力设备、新能源、机械、军工、有色、煤炭、化工、钢铁等一系列行业,我的工作经验就奠定了成长+周期这样多元的投资风格,对于不同的市场环境会更加适应。

第二个方面,我是偏左侧和逆向的。我们公司一直非常强调估值和价值因子,我们会时刻比较基本面和估值,兼顾行业的景气度、公司的质地来做投资。在这样的前提下,我们投资的结果主要呈现出偏左侧和偏逆向的风格。

最后我们会做一部分行业和个股的轮动,我们希望通过行业和个股,比较它们的基本面和估值来提高整个组合的稳定性,控制回撤并且尽可能增加收益。 

我属于开放型的基金经理,我希望以后能够成为一个对全市场、各个行业都有一定理解的基金经理。一个是我自己要学习和努力,一个是我需要找到能力强的队友。 

2021年对我来说有一个很大的转变,就是担任了公司的研究总监。公司给了我很大的支持,使得我们更好地配备了适合我们团队的人才,基本上在各行业都有有力的研究支持,包括TMT、消费、医药、新能源等。他们也有多年的经验,来教我或者帮我把关。我跟他们讲我的经验,我们一起来研究、朝着一致的目标努力。

澎湃新闻:北向资金2021年净流入超3400亿元,已经超过2020年全年,原因是什么?如何看待当前外资投资中国市场的意愿和具体情况?陆彬:

随着2021年二季度,偏茅指数的核心资产调整后,新的市场结构开启。这一轮结构性的主线可能是碳中和,虽然市场已经演绎了大半年,但我们认为趋势还远没有结束,后面市场的结构性机会可能还会围绕着整个碳中和的方向来进行。目前全球其他方面的政策可能有一些分歧,但是减碳和环保却已经成为全球的共识。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碳中和”的政策支持力度、强度,是目前所有行业里比较大的,行业空间也非常大。而目前无论是风电、光伏等新能源发电行业,还是新能源汽车产业链,大多数优质企业和龙头企业都在中国,都在A股,这也为我们投资“碳中和”提供了丰富的标的。而海外机构如果想要布局碳中和的投资机会,很大的选择可能也是来A股。

另外我们也注意到,经过一年左右的调整,消费和医药行业中的许多公司,其估值和基本面已经相当匹配,具有较高的风险溢价和潜在投资价值。其中优质的标的或许也已经开始为外资所关注。

澎湃新闻:展望2022年,你觉得投资者在做大类资产配置的时候,应该如何去配置投资组合?陆彬:

我们正在进入一个权益投资的大时代。我非常幸运,正好处在一个资本市场大发展的浪潮中。可能过去20年,资产回报率最高的是房地产的整个产业链,从2019年开始,未来长周期的投资机会在资本市场。大家也会非常明显地感觉到,整个资本市场的改革非常快、优质的公司也越来越多、居民资产在资本市场的加速配置。

过去20年,如果选择了投资房地产,可能就赢在了起跑线上。未来10年,如果把重心和精力花到了权益相关的资本市场,可能是一个顺水行舟的事情。

澎湃新闻:你认为2022年市场主要风险是什么?陆彬:

我们认为2022年市场面临的主要风险可能有三方面:海外市场风险,疫情结束后投资环境和各行业变化风险,某些行业和风格积累的估值风险。

澎湃新闻:可否用三个词评价一下你的性格特点?这对你管理基金产生哪些影响?陆彬:

积极,务实,坦诚。我们坚守专业的良心,一直站在客户角度,基于基本面和估值的投资体系,做出投资决策。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Previous post 大陆始终是台商投资发展福地
Next post 线上约、刷码进、客流实时监控,上海首批21个数字景区出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