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亿私募大佬汪潮涌:消失在市场汹涌中|汪潮涌

原标题:百亿私募大佬汪潮涌:消失在市场汹涌中 

经济观察网 记者 李沁“心如大海,可以平静深邃,亦可以汹涌澎湃。”

百亿私募大佬汪潮涌在微博个人介绍中写下这段句话时,恐怕不会想到,自己有一天会在汹涌澎湃的资本市场中,失去联系。

失联

12月16日,一手创立信中利资本集团(国内最早从事风险投资和私募股权投资的独立机构之一)的汪潮涌,被媒体曝出已失联多日。当晚,一张网传拘留通知书的图片在各种渠道发酵,图片显示,汪超涌(系汪潮涌本名)已于2021年11月30日被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刑事拘留,原因为涉嫌职务侵占,现羁押在朝阳区看守所。

汪潮涌控制的新三板公司北京信中利投资股份有限公司(833858,证券简称“信中利”)12月16日发布停牌公告。公告提到,根据媒体报道,公司实际控制人汪超涌失联,相关情况尚待确认。公司将根据确认信息完成进一步的信息披露工作。同时,为保证公平信息披露,维护投资者利益,避免造成公司股价异常波动,根据《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挂牌公司股票停复牌业务实施细则》第十条等相关规定,申请公司股票停牌,预计将于2021年12月29日前复牌。

信中利同日亦发布关于媒体报道的说明公告表示,公司自知悉相关报道起至公告披露前,已通过各种渠道多次联系汪超涌及其家属,但均未取得有效联系。公司同日向公安机关咨询相关情况,但截止目前尚未获得与汪超涌先生相关的有效信息。公司日常经营管理工作正常运行,除汪超涌外,管理层和各部门员工均正常履职。

对于网传的拘留通知书,信中利称,尚未收到由公安、司法的等机关发出的正式通知或协助调查的要求。

记者致电信中利公司了解详情,截至发稿前未收到回复。

成名

汪潮涌年少成名。

根据汪潮涌在《我的恩师赵家和》所写,15岁的汪潮涌考取了华中理工大学管理工程系。大学毕业后,汪潮涌认为自己阅历尚浅,需要进一步深造。恰逢清华大学经管学院创建,院长朱镕基和众多清华名师向全国各重点院校开放招生,不限本科专业。当时,报名人数超过了一千人,最终只录取了四十六人,汪潮涌成为了那四十六分之一。

1985年夏天,朱镕基访美回国,带回了一个赴美留学的奖学金名额。经过经管学院院务委员会讨论通过,汪潮涌获得了这个出国留学的名额。

出国留学后的汪潮涌继续延续他的出色表现,22岁获得了美国罗格斯大学MBA学位后,进入华尔街工作。

30岁那年,汪潮涌出任摩根士丹利亚洲有限公司的副总裁兼北京代表处的首席代表。

四年后,汪潮涌和团队一起创办了信中利资本,目标是打造中国本土化的高科技创业投资平台,早期投资了包括百度、搜狐、瑞新、朗新科技等一批互联网高科技企业。目前汪累计投资近200家企业。信中利2020年年报显示,截至2020年末,信中利在管基金36只,累计认缴规模161.25亿元,在管实缴规模112.01亿元。

“信中利”一名源自汪潮涌的偶像巴菲特的忠告,那是1996年的一天,汪潮涌第一次见到了巴菲特。巴菲特送给他一句忠告:相信中国,投资才能获利。

折戟

信中利自2009年开始涉及人民币基金业务,成为首批与北京市政府引导基金合作的机构,次年成为国家发改委高新技术司从全国选聘的4家基金管理人之一。2015年,信中利所管理的人民币私募股权基金以及直投基金的规模达到50多亿元。

同年10月23日,信中利在全国中小企业股转系统正式挂牌,成为新三板挂牌做市的海归创投第一股,上市首日公司总市值突破百亿。

和信中利一样,2015年的汪潮涌意气风发,曾放言:不排除未来信中利海外业务将注入新三板上市公司的可能。

转折或始于2016年。

2016年,汪潮涌决定收购A股上市公司惠程科技。

当年4月,惠程科技原实控人将持有的全部深圳惠程股份作价16.5亿元转让给中驰极速,该转让价折合每股19元,溢价高达113.72%。而中驰极速的主要股东人为北京信中利投资股份有限公司,持有股份为100%,由此,惠程科技的实际控股人变成汪潮涌及其夫人李亦非。

不过,汪潮涌这16.5亿的收购资金中,有12亿为信中利通过“招商财富”的资管计划融资而来的,3.15亿元则由信中利向北京恒宇天泽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12%的利率借款而来。

2016年,汪潮涌入主惠程科技后,同样利用高杠杆的方式,以17.8亿的价格全资收购游戏公司哆可梦。2018年,在哆可梦业绩的加持下,惠程科技营收大幅增长,成功扭亏为盈。同年,信中利实现收入27.22亿元,归母净利润3.37亿元。

然而好景不长,2019年,惠程科技出现亏损,营收同比减少42%,归母净利润同比下滑60%。此时,信中利营收和归母净利润分别下滑39%和98%。

2020年,惠程科技亏损进一步扩大,亏损9.6亿,同比下降811%。而信中利的应收和归母净利润也继续下滑,分别为32%和23751%,开始了公司的亏损之路。

从这一年开始,汪潮涌迅速减持惠程科技。截至今年8月初,汪潮涌将深圳惠程的持股比例从29.74%减至5.77%,同时也辞任了董事长一职。

根据2021年的中报数据,信中利的营收仍在下滑,同比下降64%,归母净利润同比下降387%。信中利表示主要是报告期内公司自有资金投资项目公允价值较去年年底大幅下降所致。

2021年9月,信中利公司及相关责任人收到深圳证券交易所通报批评处分的公告,原因是2021年1月,信中利与中冀投资股份有限公司发生诉讼事项,涉及金额6.84亿元,公司未及时就该事项在深圳证券交易所披露。深圳证券交易所对北京信中利投资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汪超涌(汪潮涌)、总经理陈丹、时任信息披露事务负责人沈晓超给予通报批评的处分。

信中利也涉及多项诉讼,官司缠身,最近一次收到的诉讼公告是在11月16日,为信中利和广东粤财信托有限公司之间的纠纷。信中利在公告中回复称,本次诉讼不会对公司经营产生重大影响。

11月的某一天,曾经有“神童”“风投教父”“投资界黄药师” 多重荣誉加身的汪潮涌,消失在市场喧嚣之中。究竟是失联还是被拘留?外界无从知晓。

某次媒体采访中,汪潮涌曾言:“人生就像高尔夫一样,不可重复。每一段的生活旅程跨出去之后,就不可能再反悔。就像球打出去了,不可能再收回是一样的道理。”

目前,在信中利的官方介绍中,汪潮涌仍是诸多荣誉称号加身的公司创始人、董事长。


新浪财经公众号

24小时滚动播报最新的财经资讯和视频,更多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sinafinance)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Previous post “声”动二〇二一
Next post 2021,每一天都值得纪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