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快评丨高速公路桥梁侧翻的双重拷问

18日15时36分,G50沪渝高速花湖互通D匝道(沪渝高速转大广南高速匝道)发生桥梁侧翻事件。事故共造成4辆车受损。有关部门调取事发车辆行车轨迹发现,一辆陕西牌照的11轴货车12月14日10时36分从陕西临潼收费站上站,该车总重198吨。侧翻时,这辆大货车断成两截,其他车辆跟着坠落。(12月19日新华社)

此次侧翻的匝道是鄂东长江公路大桥的匝道,有网友追问大桥质量问题,负责该桥梁日常养护的某公司负责人称,2020年11月公司按照要求加固了匝道,相关检测数据显示匝道并无质量问题,事故原因是货车超载所致——事发时桥上有一辆重达198吨的拉着变电设备的大货车,“它后面还有两辆车在推,否则拖不动设备”,“这辆车是12月14日从陕西临潼上的高速公路,一直没下高速,按理来说各个路口都要审核超重车的,高速限重49吨,不知道它怎么上的。这个车超载400%。”

但有专业人士指出,根据现场图片、视频来看,该桥梁是独柱墩式的桥梁,占用空间小,不遮挡下方道路的行车视野,但这类桥梁抗侧翻、抗扭转能力稍差,曾多次发生过侧翻事故。多辆超载车从外侧走,压在一边,便可能导致桥梁倾覆。从此次侧翻事故的发生来看,当时有三辆货车同向行驶,其中一辆是198吨大件运输“巨无霸”车辆,后面还有两辆推动“巨无霸”的货车,三车用连接杆相连,向前行驶,造成结构偏压。在这种情况下,独柱墩桥梁就可能出现扭转倾覆现象。

虽然此次高速公路桥梁侧翻的原因有待进一步调查。但独柱墩式桥梁的隐患不可不重视;大件运输“巨无霸”车辆的严重偏载、超载问题同样不可不重视。

一方面,日益严重的超载,让独柱墩桥梁的安全隐患凸显,各地以增设抗拉拔装置或支座、增大桥墩截面面积(比如将独柱墩改为圆端形墙式墩,或改为两柱、三柱式墩)等手段,对旧有的独柱墩式桥梁进行风险排查以及加固改造,迫在眉睫。桥梁的独柱支承方式早就是隐患重重,会造成巨大的经济损失和生命损失。有网友追问:受地形限制修建独柱墩桥梁尚可理解,但在开阔之地呢?到底是桥下空间开阔、桥梁造型简洁重要,还是交通安全、生命财产安全重要?

另一方面,独柱墩桥梁抗倾覆的主要措施之一,是千方百计限制超载车辆上桥。然而在此次桥梁侧翻事故中,总重198吨的“巨无霸”和它的两个“伙伴”一路畅行无阻,居然想通过设计荷载“公路1级55吨”的桥梁,有网友因此追问它们为何能上高速,认为进站口收费站有失职可能。对此,陕西高速临潼站方面表示,涉事超载货车有道路运输部门的超限审批手续,经检测入站,已将数据报湖北交管部门,但不排除货车有假报审批数据违规进站的可能,具体情况正由两地高速交管部门调查。

总之,希望各地重视独柱墩桥梁的隐患,如果说原先多年对这类桥梁的设计认识存在不足,如今全国各地已发生多起桥梁侧倾、侧滑、倾覆事故,血的教训必须汲取。对变电设备等“大块头”上高速桥梁,能拆成小块运输就拆,以减轻荷载,不能拆分就必须进行充分的安全评估,然后再进行各处桥梁的加固,以确保车辆安全通过。在“巨无霸”运输中,也需考虑交通管制可能造成单边道路偏压,发生侧翻事故。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Previous post 松江万达商圈的这些人气火锅店,你都吃过吗?
Next post 一图读懂!杨浦区商贸服务业发展“十四五”规划